千和君

我想写眼癌的凹凸世界paro,有谁想看吗?(没人想看)

是性转,摸鱼混更(糖系文手的糟糕画技)

【眼癌组】我是不可能有标题的(下)

请先看上,以获得最佳体验
————————————————
       “我这辈子最无聊的时候便是你出远门的时候。上一次你出远门,我虽然只等了短短三天,可是我却像是等了一个世纪。
      “虽说这套说辞老套又肉麻,但是我的心情确实是这样的,恨不得我们能每一秒都在一起。
     “有时别人调侃我说我被爱情冲昏了头闹,可我总觉得恋爱本身就是令人失智的东西。我总觉得,不管付出多少,能换取你的微笑,那都是值得的。
      “所以,那三天,我觉得就像是少年时期上过的课一般乏味至极。可是,当你回到家拥抱我的那一刻,一切乏味都消失了。
       “那你这次出远门打算什么时候啊?如果可以的话,请早一些回来。”青年轻轻地把一束扎地很漂亮的雏菊放在了冷得刺骨的石碑上,却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下泪。
       “因为……我是真的想你了。”

【眼癌组】我是不可能有标题的(上)

前言:听说今天是七夕?那我就提前把答应 @清明置酒 糖发了了吧。
————————————————————
         “我已经忘了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了。
          “我们从小就生活在一起,直到我十二三岁才发现自己喜欢你。
          “我喜欢你的头发,那绝对是世界上最好看的颜色。就像是太阳的光一样,是浅浅的金色,但却不像太阳那样刺眼。
           “我喜欢你的声音,以前我虽然个子不小,胆子却小的很。但只要听见你的声音,所有恐惧都会烟消云散,我至今都不知道你的声音有怎样的魔力。
           “我喜欢你的眼睛,虽然它丢失了一半的光明,我却仍然觉得它是世界上最美丽珍贵的东西,是我想保护一生的宝物。
            “老实说,我喜欢你的一切,手指也好,肌肤也好,性格也好,身上淡淡的花香也好。他们总说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可在我眼里,你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完美的人。
            “你总是对谁都很温柔,这算是你最大的优点了吧。可有时候我也会自私的希望你只对我一个人那么温柔,虽然跟你说了你也不会改变,只是笑笑,然后温柔的把我搂在怀里。
            “你最喜欢的花是雏菊,所以当初我向你表白的时候,用一枝雏菊戳破了两个人之间暧昧的‘朋友’关系。
           “我和你坐在郊外的草地上时,我随手从地上折了一支雏菊,递到你手中,问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你先是吃了一惊,然后没有回答,第一次吻了我的嘴唇。”

【眼癌组】梗概写了一大串却想不出标题(1)

前言:这个系列从此没有前言。(本章无刀,请放心食用)
—————————————————
         天空阴了下来,随后便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
         小个子的少年咳嗽了两声,躲到屋檐下避雨。他伸手理了理自己乱蓬蓬的金发,不耐烦地抱怨着这该死的天气。
         街上不时地走过体型丰满的富家太太,身上的绸缎衣服被雨淋得湿答答的。也有许多先生匆匆地在雨中跑过,显然被这可怕的天气给吓了一跳。
         少年名叫Oliver,平时在附近一家香料厂打些散工。
         在现在这样的雨中,比起被淋个湿透,他更愿意等雨停下来。
         他闻着时不时飘来的一大股香水味,轻轻地哼起以前不知在什么地方听过的歌谣来打发打发时间。
         突然,耳边想起了一个陌生的声音,Oliver一回头,发现是一个看起来很阔绰的少年。
        “不好意思,请问你知道扎顿街该怎么走吗?”
        其实Oliver一开始是拒绝为这个冒失的少年和他的女佣带路的,但看在他们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刻薄的人的份上,他还是于心不忍地答应了。
        扎顿街就在Oliver打散工的香料厂附近,对于他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地方了。
        Oliver一边带着路,一边心想有钱人怎么都迷迷糊糊的。回头望了望这个富家子弟。
        他有一头漂亮的红头发,个子比Oliver要高半个头。
         这家伙长的倒还不赖,Oliver这么想着,将两人带到了目的地。对方道过谢后便离开了。
         雨停后,Oliver回到自己略显寒酸的住所,擦了擦自己被淋得湿透的头发。
        突然,从自己的衣褶里掉出来了什么东西,落到地上发出了好听的声音。是一个戒指,应该是那个少爷落下的。
        戒指内侧刻着那人的名字——“fukase”。

【眼癌组】梗概写了一大串却想不出标题(0)

注意:是fukase×oliver不拆不逆,这个篇叙事顺序和视角变化很诡异。还有,第一次写连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弃坑了。
(本篇暂时没有刀片,请放心食用)
——————————————————
         空气冷冰冰的,天空的颜色也暗了下来。
         估计是要下雨了。
         我呼出一口气,身旁的女佣把伞打开,却也只得呆立在原地。
         “少爷,我们好像迷路了。”
         “果然不能和你来稍微远一些的地方呢。”我苦笑一声,“找个人问问路吧。”
         “去问问那边那个孩子怎么样?”女佣向我提议。
         我顺着她所指的那个方向看去,确实看见了一个与我年纪相仿的金发少年。
         来不及吐槽原来自己在她眼里是小孩子。我急忙赶了过去,刚准备开口,对方却跑开了。
        “是我真的那么可怕么?”我心里嘀咕着,又跑了几部,打算追上去。这才注意到那人的身上好几个地方缠着绷带,身上的穿着也看起来很寒酸。
        我突然注意到自己的脚边有一个反着光的东西,我伸手把它捡了起来,估计是那个人之前跑开的过程中掉下来的。
        是一枚戒指,看上去并不便宜。
        我为那个少年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而感到诧异。
        “少爷,你这样会淋湿的。上次你淋湿之后就生病了。”女佣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冷不防地把我吓了一跳。
       虽说最后也算是找到了路回了家,但还是被父亲骂了一顿。
       晚上,我在烛火下研究起了那枚戒指,发现它除了旧一些之外,与我手上的一模一样。
       除了多了一些划痕之外,确实与我手上的一模一样。
       一开始我以为只是款式一样,直到我看到了戒指的内侧,倒吸了一口冷气。
      就连戒指内侧刻的也是我的名字。
     我把戒指锁进抽屉,熄了蜡烛,把自己裹进了被子里。
       ——————未完待续,可能弃坑————
        
        

【眼癌组】一个不大会写出来的梗概

碎碎念:这只是一个梗概,写出来是有生之年了,所以直接把梗概放了上来。算是魔幻/时空回溯相关吧,不知道算不算刀。背景大概是中世纪。
       毕竟我也不是什么魔鬼嘛。
————————————————————
          剧情如下:
          底层贫民少年oli与贵族少爷fuka相遇并(单方面的)一见钟情,并成为挚(恋)友(人)。但一段时间后因为fuka因为无意中发现了自己叔父的秘密而被灭口。oli得知后先后用左眼和右手向恶魔换取重回与fuka相遇那一天并意欲和平拯救fuka,但两次均以失败告终。最后一次用声音换取时间的oli在与fuka相遇前杀掉fuka的叔父,但因为杀人时的体型差与不能使用的右手而受了严重的伤。从而被轻易地抓住,最终被处死。
————————————————————

以下为写好梗概滞后随手写的结尾:

        围观的人群熙熙攘攘的,把广场围了个水泄不通,犯下罪行的少年犯被押上了绞刑台。围观的人们议论着,谩骂着,说他是个令人发指的恶魔。
        少年仅剩的右眼中却似乎看不到一丝一毫可以称为悔恨的东西。他的目光缓缓地掠过人群,当他注意到那抹鲜艳的红色时,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终于放了下来。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再去你花园里喝杯红茶呢。”他这么想着,叹了口气,眼泪却不受控制地从脸上滑了下来。
        远处的钟声敲了三下,行刑的时间到了。
        “可惜没有机会了。”

       

【眼癌组】我是真的想不出标题了

前言:青涩大学校园眼癌,fukase·Oliver不拆不逆,是《wedding》的前传,垃圾小学生文笔,超级短小。*两人交往前提
———————————正文———————————
忙着搭完帐篷的fukase一屁股坐在了湿漉漉的草地上,笑着抱怨着“累死人了”之类的话。
“一会儿等他们把烧烤架子搭好烧上碳,就可以吃晚饭了。”oliver说着,朝fukase丢了一罐可乐。
fukase非常默契地没有接住,可乐罐子不偏不倚地砸中了他的脑门。fukase嗷地一声跳起来,捂着脑袋说到“真是的,下次小心一点嘛。”
oliver跑了过来,担心地问道:“你没事吧?”
“我被砸疼了,要你亲一下才能好。”
“那你疼着吧。”
fukase却趁oliver不注意直接亲了上去。好一会儿才松开。
我刚才就应该直接把他砸晕。oliver这么想着,佯装生气不再理fukase。
“嘿!那边的两位,不打算一起来烤肉吗?”Benny朝他俩喊着。
“走吧,你难道不饿吗?”fukase率先开口了。oliver也瞬间破功,摸了一把fukase的头发,想烧烤架走去。
吃完晚饭,太阳也早已下了山,郊野的晚上能看到很多星星。fukase看向身边的oliver,他的眼睛里倒映着天上的星星,好看得要命。
周围一同出来野营的同学看着周围,议论着一会可以看见的流星雨。
“你知道吗?我们日本那边的女孩子相信对着流星许愿愿望会成真。”fukase笑着说到。
“我觉得这简直就像是相信圣诞老人会给你派礼物一样荒谬。”oliver是一向不信这些的,“难不成你信?”
“我也不信,但如果给你一个许下愿望的机会,你会许什么?”
“如果的话……”oliver把脑袋靠在fukase肩膀上,答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和你在一起,永远。”

【眼癌组】wedding

前言:垃圾胎教文笔预警,脑洞也没有,用爱产粮。cp为fukase×Oliver。
          *第一人称为歌手音piko。
          
          发刀是不可能发刀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发刀的,只能靠写写小甜饼才能勉强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眼癌tag里面的老哥一个个都是人才,写文又好看,我超喜欢呆在里面的。
        (就这么短的一段文我竟然好意思写那么长的前言?)
﹎﹎﹎﹎﹎﹎正文﹎﹎﹎﹎﹎﹎﹎﹎
         “我愿意。”
         “我愿意。”

         新郎揭开了新娘的面纱,深情地在她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新娘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绯红,低下头,笑了。
        真是一场完美到无可挑剔的婚礼,我盯着新郎那头漂亮的红发半是嘲讽半是真心地想到。
        “piko,没想到竟然赶那么远的路来东京参加我的婚礼。”fukase挠了挠自己那头红发,碰了一下我手中的酒杯,说道。
        “就当是来东京游览一番,还有你别挠脑袋了,一会儿好不容易弄好的发型又乱了。”我啜饮了一口杯中的香槟,看了一眼周围,新娘正同她几个闺蜜聊着天,我压低了声音,说“真没想到你会同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女人结婚。”
        “她是父母给我介绍的,家境也不错。”
        “那你真的爱她么?”
       这个红发青年苦笑了一声,说“你怎么可能不知道?现在不管谁跟我结婚对我来说都一样。”
      “这话要是让新娘听到了,她会伤心的。”
      “是啊。没想到结婚竟然成了我这辈子最不好受的一天。”他叹了口气,将香槟一饮而尽。
      “没事,你想开点,接下来你每天的日子都好受不到那去。”我看着他落井下石了一番。
      “我每次看着她望着我的眼神,心理总有一种,对两个人的愧疚。”他转过头望向我,“得亏你愿意大老远赶过来参加我的婚礼,要不然这些话我连说都说不出来。”
      “没事,比起从伦敦飞过来的人,我这点路就相当于散个步。”
      “是吗。总之,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这些……等等,谁从伦敦飞过来了?”半天才抓住我话里的重点的fukase猛地反应过来。
      “还能是谁,你前男友Oliver啊。”
      “他竟然还真来了?”fukase变得紧张起来。
       “这不你给人家寄的邀请函么?”
        “我只是通知他一下,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来了……”fukase低下头,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
        “好久不见。”
        熟悉的声音从我身后想起,我回过头,Oliver向我们走了过来。
         “我还在想为什么没看见你们,原来在那么角落的地方。”他的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绅士又玩世不恭的笑容,仿佛这一切只是一场普通不过的婚礼。
        fukase的脸上却带着掩饰不住的尴尬,他似乎是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
       “是啊,好久不见。没想到你也会来。”
       “你都寄了请柬了,我当然得来。你穿西装的样子,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帅,跟你在一起的几年,我还没见过一次你穿西装的样子。”Oliver伸手正了正fukase歪掉的领结。
        “你好,请问这位是……”新娘显然是来找fukase的,看见了fukase从未提起过的Oliver,似乎有些惊讶。
        fukase先开了口:“他是我的一个朋友,是个英国人。”
         “是吗,很高兴认识你。”新娘与Oliver碰了一下酒杯。Oliver笑了笑,礼貌地回应到:
         “很高兴认识您,女士。以及,您的丈夫是个很温柔的人,我祝你们幸福。”说罢,将手里的白葡萄酒一饮而尽。
         新娘道过谢后,说着岳父要找他带着fukase走了。
        
     
         “当初谁提的分手?”我看着他的侧脸,问道。
         “是我。”Oliver转过头看了我一眼,答道“异国恋就算了,对象还是男的,他的父亲怎么可能会答应?所以与其等到狼狈的那一天,倒不如痛快地一刀两断。可能对他来说,这种恋爱也只不过是玩玩而已。”
       我叹了口气,问道:“现在你有对象了吗?”
        他摇了摇头,苦笑一声说:“没有,我发现除没了了他,我竟然对任何人都没有兴趣,有时候我也在想,要是和他来日方长的是我该有多好。我现在都有点后悔认识他了。”
        “那你为什么要来参加他的婚礼?”虽然很不切时宜,但我还是忍不住问了这句话。
        他的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复杂表情。
        “我啊,只是想单纯的,再见他一面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