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君

【眼癌组】完了我又想不出标题了

fukase*Oliver不拆不逆
(以fukase为第一人称)
———————————————————
你这么好奇这张照片吗?
那我就跟你说说吧。其实吧,毕竟年代久了,我也老了,记性也比以前差多了,所以有些细节也记不太清了。但是就只是他的事我记得特别清楚,估计我到棺材里都忘不了。
我当时也是个头衔不大不小的军官,就咱家那柜子里的那些奖章就是我当年拿的,但是我并不喜欢打仗。
当时我们每攻打下一个地方就会进行一次可怕的屠杀,那种行为我现在都觉得残忍,睡觉的时候背上总是起一阵一阵的鸡皮疙瘩。
后来我认识了另一个军官,跟我年纪差不多大,当时我俩在酒馆里认识的。对……照片上就是他没错,长得还不赖,是吧?我记得,他头发是金色的,好看得很。
那时候正好我喝多了,抱怨着这该死的战争,他听见了,就说他也恨透这战争了。我就说,讨厌也没办法,我们又没发让他停下来。
我俩那天在酒馆聊了很多,从军营里的事聊到各自老家,我酒也喝了不少,可惜我现在也想不起来我到底当时喝了多少,反正挺多的,听说后来是他和另一个人把我拖回去的。
然后我和他就一见如故,成了无话不谈的那种朋友。结果,有一回,他为了救我,还废了一只眼睛。那之后,我也不知道是我被他感动了还是怎么的,我就喜欢上他了。你别笑,我俩大老爷们还真腻歪上了。
……那当然是认识你妈之前啦!我快四十了才认识的你妈。
然后,当时不知怎的,军营里也没人笑话我俩,可能是因为我头衔还算高吧,那群士兵们也不敢。
这时,我们接连打了几场败仗,军队上下士气也低落得很,上头都怀疑有间谍了,就派我去查。我也紧张的很,幸好有他能陪着我喝喝酒,我也算压力没那么大。我跟他抱怨着,说没事打什么仗啊,和平多好,我就能回老家了。
他也说,是啊,简直有毛病,战争就是吃饱了饭没事做。他说,他这辈子最爱两件事,一件是我,另一件是和平。我就跟他打趣说,我已经被他攥在手里了,和平还得再等等。
是不是好笑极了,两个残忍的军官,竟然好意思聊和平?
后来,这日子也是一天天的过着,直到有一天,一个下属突然就跑过来跟我说,他们抓住的人把间谍的身份供出来了,本来,听说这事我算是舒了一口气,毕竟间谍可算是抓着了。可他接下来说出的名字,让我几乎要失去理智。
你猜的不错,就是他。
那时我感觉我的天都要塌下来了,一路走到关押的地方,我几乎连自己的脚有没有踏在地上都不知道。
我有一种被欺骗了的屈辱感,觉得他当时对我说过的所有话都是在骗我,连笑容也好,为我而失掉的那只眼睛也罢,都是为了隐瞒自己身份而做出的伪装而已。
我看着因为严刑拷问而吃了好些苦头的他,心上涌起一阵带着失落的恼怒。我对着他那张沾满血的脸就是一巴掌。我质问他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来骗我。
后来是我亲自一枪了结了他的性命,可是他在我开枪前的那句话成了我这辈子印象最深的一句话,他说:
“我确实爱你,可我更愿意为和平献上生命。”

评论(28)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