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君

【眼癌组】得意之作

         (第一人称可以自行带入自己。)
          这是挺久以前的一个故事。
          那时, 我新居的对面住着一位古怪的画家。
         对面那间旧别墅似乎是他家里留下来的房子,看着颇有年代感。花园里虽没有种什么蔷薇之类的花朵,但也打理的干净有序,看着一片绿意,很是舒服。
        虽说之前有人跟我说过他是个才华横溢的画家,但我却几乎从没有见过他在摆在院子里的画板上描绘过什么。只是有时候在院子里浇浇水,喝口茶什么的。那头乱糟糟的红发在一片绿茵中很是显眼。
        因为看起来不好接近的缘故,周围人都传说他脾气差,但我估计只是无谓的猜测罢了,毕竟没人跟他说上过几句话。
       那天我正回家是,他叫住了我。
       “邮递员把你的东西送到了我家。”
       我回过头,他把一个包裹递到我的手中。
       “邮递员想必是粗心极了,才会送错。”我笑着回应到。
      他理了理头发,笑了。
      此后,我们便聊上了。像是少有人愿意和他说这么多话一样,他甚至热情的邀请我去参观他的画室。
       我惊叹于他的才华。他的画室里,挂着许多栩栩如生的油画。
       但是论画技,他无可挑剔,可是我总觉得他的这些画里,缺了些说不出来的东西。
       他似乎看出了我心中所想,掏出口袋里一枚细小的钥匙。打开了阁楼的门。
       阁楼其实不小,甚至可以说的上是十分宽敞。但是这件采光充足的画室里,只放着一幅被盖着的画作。
       他揭开了画上盖着的黑布,我看见了我至今所看见过的最令人惊叹的画作。
      《夕阳下的少年》。
       画上是一个站在麦田中的金发少年,他抱着一碰不知名的白花,甜甜地笑着。虽然他的左眼似乎因为受伤的缘故被绷带所遮挡,但这反而为画面平添了一份独特的美感。夕阳下,他的笑似乎有着摄人心魄的魔力 仿佛下一秒就会从画中走出。
       我被惊得说不出话来,不由得感叹这位画家那可怕的才华。
       他的脸上洋溢着自豪与得意,仿佛在介绍自己最杰出的孩子一般。我想说出赞赏的话却无法找出合适的词汇。
       那天告别后,我与他成为了好友。我时常到他的院子里做客,他说,我是他一生以来第一个知心朋友。
       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搬离了这个地方。我曾听他说起,是因为他弟弟闹出了人命。为了赔偿,他欠上了可怕的债务。
        在这之前,他已经悉数卖掉了自己画室中的画作。只留下了《夕阳下的少年》。
       之后他卖掉了房子,带着他的得意之作去了别的地方。我整整一年没有得到他的任何消息。
       之后我从别人哪里得到了他的死讯——
       “你说他啊,还不清债务就烧了房子自杀了。什么,你问那副画?早就和他一起烧成灰了。”
      那人沉默了一回儿,问我:
      “明明只要把那副画卖了就可以还清债务,你说他是不是个傻子?”
       我却无法给出这个问题的答案。

评论(17)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