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君

【眼癌组】恶魔只是一个身份,和人品无关(下)

前言:本篇视角在fukase和Oliver间转换。我懒,就不标注了。
——————————————————
         “对了,你叫啥?”他突然地发问,吓了我一跳,“我都在你这儿住那么久了,我都不知道你叫啥。”
       “少跟我套近乎,我跟你讲。”我瞪了他一眼,“我叫fukase,记好了。”
       “哦,那小崽子你干嘛干驱魔师这一行,怪危险的。”
       “我爸就是干这行的,他教我的。”
       “就那个编天使出来唬你的?”
       “什么叫编!?我相信世界上是有天使存在的好吗?”
       “真迷信。”
       “你一只恶魔在这儿说我迷信!?”
       “世界上不可能存在专门救人于水火的天使,因为那样太不公平了。”
        他的话看似荒唐,但是我竟然觉得有那么一丝丝道理。
        平常的他看上去和普通人无异,但是身为驱魔师的我能看见他刻意隐藏翅膀的痕迹。
        “对了,你把翅膀张开给我在瞅一眼。”
       “干嘛,那么喜欢看大翅膀怎么不去看维密秀啊。”
      “不是,我想顺便取几片羽毛,就算你逃了我也能和同行炫耀炫耀。”
      “你,上大街随便拦个恶魔下来,说,‘老兄,我薅你几根毛下来,你乐意不?’看人家不给你一耳刮子。”
      “也就是说你不乐意了?”
      “你今儿要敢薅,我改天就在你同行里把你堂堂一驱魔师被一抢劫的吓地不敢动这事儿传出去!”
      “行吧我不薅了。”在这件事上我认输。
      但是把他放了也不妥,一直关着吧,我估计也养不起,一刀捅死吧,我又舍不得。
      等等,为什么我会舍不得?!
      还是说——
      这大扑棱蛾子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感觉自己好像被人养了。
      我,在我生命的最后两个月的时间里被一个驱魔师养了。
      而且感觉还不错,真是可怕至极。我自己个儿都觉得没面子。
      “你眼睛怎么了。”他这么问我。
      “也就以前冲进着火的地方救一小孩儿,想回去救他父母……结果没成功,还把一只眼睛赔了进去。”
       “等等……不会当时救我那个人是你吧!?”
       “得了吧,当时那小孩儿贼可爱,哪像你。”我瞟了他一眼,“……等等,还真有点儿像你。”
       “要死,不会真是你吧?”
       “估计就是我……吧。”
       对方似乎对于这个事实接受地很快。他沉默了一会儿,解开了我手上的镣铐。
       “你走吧。”
       “你说让我走就让我走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儿时的救命恩人正死皮赖脸地扒我这儿不肯走。
        “我有个问题。”
        “按照一般小说里的操作,像你这样的一般不是会把我抱回去养大的吗?”
       “其实吧,一开始我是想过亲自收养你的。但是有很复杂的不可抗力,阻止了我这个想法。”他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
       “简单点说就是因为穷。”
       他说完后,把手中的茶杯搁在桌上。“晚饭做起司派吧,你做的很好吃。”
       “行。”
       讲真,我其实不讨厌他,尤其是知道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之后。甚至,令人不敢置信的是,我喜欢上了他。
       糟了,是心肌梗塞的感觉。
       吃完晚饭后,我抱住他,问道:
       “你愿意和我谈一次恋爱吗?”
       他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自然的绯红,生气地怒骂道:
       “你是不是禽兽!?连八十几岁老大爷都不放过!?”
       然后背过身去,轻轻地说了一句:“你容我考虑考虑。”
————————————————————
       然后我俩就莫名其妙地过上了没休没臊的腻歪日子。毕竟我活了八十几年,这是头一次谈恋爱。
       可是,每次他将我拥入怀中的时候,我就会赶到一种能早点遇见他该有多好的心情。
       说不上难受,也说不上开心。
        “Oliver,你之前谈过恋爱吗?”
        “终于愿意用名字叫我了。”我笑了笑,说出了就像天下所有因为恋爱而降智的人一样的令人起鸡皮疙瘩的话,“与你一起的这两个月是我一生以来,最开心的日子。”
       “是吗?那我以后会让你更开心的。”
       我没有回应他的话,只是轻轻地吻上了他的嘴唇。
       “这算是你给我的惊喜吗?”他问。
       “算是吧。”
————————————————————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发现Oliver似乎有事去了别的地方,也没有留下纸条之类的。
        “真是不让人省心啊……”我伸了个懒腰,发现身边放着一个木头做的匣子。
       “这是……”我打开匣子,里面是一盒黑色的羽毛。
       我轻轻地合上盖字,准备去做早饭。
       希望他能快点回来。
      

评论(1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