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君

【眼癌组】wedding

前言:垃圾胎教文笔预警,脑洞也没有,用爱产粮。cp为fukase×Oliver。
          *第一人称为歌手音piko。
          
          发刀是不可能发刀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发刀的,只能靠写写小甜饼才能勉强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眼癌tag里面的老哥一个个都是人才,写文又好看,我超喜欢呆在里面的。
        (就这么短的一段文我竟然好意思写那么长的前言?)
﹎﹎﹎﹎﹎﹎正文﹎﹎﹎﹎﹎﹎﹎﹎
         “我愿意。”
         “我愿意。”

         新郎揭开了新娘的面纱,深情地在她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新娘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绯红,低下头,笑了。
        真是一场完美到无可挑剔的婚礼,我盯着新郎那头漂亮的红发半是嘲讽半是真心地想到。
        “piko,没想到竟然赶那么远的路来东京参加我的婚礼。”fukase挠了挠自己那头红发,碰了一下我手中的酒杯,说道。
        “就当是来东京游览一番,还有你别挠脑袋了,一会儿好不容易弄好的发型又乱了。”我啜饮了一口杯中的香槟,看了一眼周围,新娘正同她几个闺蜜聊着天,我压低了声音,说“真没想到你会同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女人结婚。”
        “她是父母给我介绍的,家境也不错。”
        “那你真的爱她么?”
       这个红发青年苦笑了一声,说“你怎么可能不知道?现在不管谁跟我结婚对我来说都一样。”
      “这话要是让新娘听到了,她会伤心的。”
      “是啊。没想到结婚竟然成了我这辈子最不好受的一天。”他叹了口气,将香槟一饮而尽。
      “没事,你想开点,接下来你每天的日子都好受不到那去。”我看着他落井下石了一番。
      “我每次看着她望着我的眼神,心理总有一种,对两个人的愧疚。”他转过头望向我,“得亏你愿意大老远赶过来参加我的婚礼,要不然这些话我连说都说不出来。”
      “没事,比起从伦敦飞过来的人,我这点路就相当于散个步。”
      “是吗。总之,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这些……等等,谁从伦敦飞过来了?”半天才抓住我话里的重点的fukase猛地反应过来。
      “还能是谁,你前男友Oliver啊。”
      “他竟然还真来了?”fukase变得紧张起来。
       “这不你给人家寄的邀请函么?”
        “我只是通知他一下,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来了……”fukase低下头,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
        “好久不见。”
        熟悉的声音从我身后想起,我回过头,Oliver向我们走了过来。
         “我还在想为什么没看见你们,原来在那么角落的地方。”他的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绅士又玩世不恭的笑容,仿佛这一切只是一场普通不过的婚礼。
        fukase的脸上却带着掩饰不住的尴尬,他似乎是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
       “是啊,好久不见。没想到你也会来。”
       “你都寄了请柬了,我当然得来。你穿西装的样子,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帅,跟你在一起的几年,我还没见过一次你穿西装的样子。”Oliver伸手正了正fukase歪掉的领结。
        “你好,请问这位是……”新娘显然是来找fukase的,看见了fukase从未提起过的Oliver,似乎有些惊讶。
        fukase先开了口:“他是我的一个朋友,是个英国人。”
         “是吗,很高兴认识你。”新娘与Oliver碰了一下酒杯。Oliver笑了笑,礼貌地回应到:
         “很高兴认识您,女士。以及,您的丈夫是个很温柔的人,我祝你们幸福。”说罢,将手里的白葡萄酒一饮而尽。
         新娘道过谢后,说着岳父要找他带着fukase走了。
        
     
         “当初谁提的分手?”我看着他的侧脸,问道。
         “是我。”Oliver转过头看了我一眼,答道“异国恋就算了,对象还是男的,他的父亲怎么可能会答应?所以与其等到狼狈的那一天,倒不如痛快地一刀两断。可能对他来说,这种恋爱也只不过是玩玩而已。”
       我叹了口气,问道:“现在你有对象了吗?”
        他摇了摇头,苦笑一声说:“没有,我发现除没了了他,我竟然对任何人都没有兴趣,有时候我也在想,要是和他来日方长的是我该有多好。我现在都有点后悔认识他了。”
        “那你为什么要来参加他的婚礼?”虽然很不切时宜,但我还是忍不住问了这句话。
        他的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复杂表情。
        “我啊,只是想单纯的,再见他一面罢了。”

评论(2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