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君

【眼癌组】那什么的乡村爱情

本文极其不正常!!天雷ooc注意!!想尝试接地气(神经病)的风格。是深铁柱*奥建国不拆不逆。还有我没疯。我只是脑洞有点大而已。纯糖注意(别信这句鬼话)
———————————————————————
深铁柱和奥建国出生在一个山明水净,朴实温暖的小村子里。他俩从小就是一起长大的,可以说是发小。他俩从小感情好得很,周围人都说他俩活像一对儿亲兄弟。
有的时候,深铁柱会用攒了好久的零花钱买根冰棍给奥建国吃。奥建国就问他自己吃过了没,他就跟他说自己已经吃过了。奥建国不肯信,硬是把剩下的半根冰棍塞给深铁柱吃。深铁柱看了看他,然后就用手指擦掉他嘴边的冰棍渍,自己都没注意到的傻傻地笑了。
村里就有好多大人对自己家正在吵闹的俩儿子说,你也不瞅瞅你,一天天叭叭地吵,也不学学人家深铁柱和奥建国。
结果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有一天,深铁柱给奥建国递了一封折起来的,看起来是信一样的东西。
奥建国接过来,熟练的问道:“说吧,让我交给那个小姑娘?”
深铁柱看了看他那头金黄得像麦子一样的头发,开了口:“你猜猜?”
“村口翠花?”
“不是。”
“隔壁桂莲?”
“也不对。”
奥建国两手一插,说:“再不告诉我我就不帮你送了。”
“好啦好啦,这其实是给你的。”
“给我的?”奥建国把信打开瞅了一眼,脸蹭的一下就红了。
“你是不是在发神经!?”
在两人好几天没有说上一句话之后,深铁柱终于厚着脸皮把人追到了手,真是可喜可贺。村里人开始只是以为俩人只是亲密无间的铁哥们,直到有一天奥建国他娘无意中问起他有没有看上哪家的姑娘,奥建国就回了一句:“我有对象了啊。”
他娘就一脸惊喜,带着抑制不住的笑容问:“是谁啊,跟我说说呗?”
“隔壁深铁柱啊。”
他娘还以为他在和他开玩笑,笑了几声说:“你认真点儿,别逗你妈了。”
“我是认真的啊。”
他妈的笑容突然静止在脸上,沉默了几秒之后,似乎才明白情况。她抄起锅盖:“看我不打死你个小兔崽子!”
后来奥建国他母亲把这事儿告诉了深铁柱他们家,然后就安排对深铁柱有点意思的桂莲在五天后结婚。
看着自家几天都没有说过一个字儿的奥建国,他妈就对他说:“你在这么折腾也没用,明儿人就结婚了。”
结果大半夜,奥建国就听见有人在敲自己房间的窗户。他拉开窗户一看,竟然是深铁柱。
“诶,你咋在这儿,你不是明儿个就结婚了吗?”
“嘘,小点儿声,我买好了最早一班的车票,你敢快收拾收拾行李,明儿一早咱就去。”
奥建国笑了:“咋的,你想私奔啊?”
“对啊,和你私奔。”
结果他俩这一走,就给全村的村民带来了茶余饭后的谈资,深家和奥家算是丢尽了面子。第二天全村的村民都开始议论起了两个大男人私奔的事儿。
“诶,你听说了吗?就那深铁柱和奥建国私奔了!”
“俩大男人,搞什么玩意儿嘛。”
“书上说这叫同性恋……”
“什么同什么恋的,这种事儿真是够恶心的。”
“啧啧啧……”


到了城里之后,他俩幸运地谋到了一份在小饭馆里打工的差事。老板娘是个很好的人。还帮他们找了个租金很低的小地方住。
看着眼前的单人床,奥建国忍不住问道:
“这别的不说,这床……是不是有点小啊?”
“没事儿,这样晚上我还能挨你近点儿。”
晚上睡觉的时候,奥建国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几乎就能扑在自个儿的脖子上。头一次和对方靠的那么近,他臊得满脸通红。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有一天,深铁柱给奥建国带回来了一个看起来是从大商场带回来的袋子,奥建国一看这袋子就觉得里边儿的东西不便宜。
深铁柱就打开了袋子,里面放着一件崭新的藏蓝色的风衣。奥建国就开始心疼起了钱,闻:“看起来不便宜啊,多少钱啊?”
“不贵,打折的时候买的,你穿上试试,你穿肯定好看,洋气。”
奥建国就一边是一边问:“是好看,不过到底多少钱啊?”
“打了折五百多。”
奥建国被这价格吓了一大跳,一边脱下来一边缓和心情。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说:“是有点贵了,下次把钱攒着点。”
深铁柱就在床沿坐了下来,问道:“攒够了钱你有什么打算?说来听听呗?”
“等咱以后攒够了钱,就开个小店铺。再想办法收养个孩子。”
深铁柱笑了:“行行行,都听你的。”

结果,事情来得就是那么突然,他俩甚至都来不及践行自己的设想。有一天深铁柱让奥建国先回去,自己留下来收拾。
回到家好一会儿的奥建国突然接到了老板娘打来的电话:“小奥,赶快来医院!阿深他出事了!!”
结果赶到医院还是晚了一些,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来不及叱责肇事的莽撞司机,花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和爱人已经生死两隔的事实。他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像个孩子一样哭了。
可这日子还是得一天天得过下去啊,好心的老板娘给了他一笔钱出丧葬费。一个人的日子变得度日如年,少了一个人的床宽敞了许多,可是他却觉得空虚不已。他怀念那时和他一起躺在这床上的时候彼此温热的气息。
每每想到这些,他便常常在这样的晚上痛哭出声。
但即使这样,他也依然在努力着,为他当时向深铁柱说出的那个未来努力着。他想,至少自己离开的爱人一定乐于看到自己这样乐观地活下去。
不知一个人的日子过了多久。一个深夜,辗转难眠的他在空气中嗅到了一丝奇怪的味道。他被这种奇怪的味道搞得晕乎乎的。
他的面前看见了一个人影,那竟是他逝去的挚爱。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出现了幻觉,可他甘愿沉浸在此刻的幻觉里。
他笑了。
他朝思暮想的声音开口了,尽管这也只不过是他的幻听罢了。
就像当时那个晚上他对自己问的话一样。“你愿意跟我走吗?”
“就像那天你带我私奔一样?这次又想带我去哪儿啊。”
“这可是个秘密。不过啊,你这次不用费劲收拾什么东西了。”



“对了,奥建国他今天没来?”老板娘问厨子。
厨子无奈的点了点头。
后来不知过了多久,他俩的死讯传回了村里。然后呢,再一次变成了村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仿佛他们不是什么曾经活过的人,只是一个有意思的故事罢了。
“你知道吗?当年哪俩私奔的大男人死了!”
“什么,咋死的,说来听听?”翠花抱着第二个孩子问道。
“一个出的车祸,另一个不知道是自杀还是怎么的,开煤气死的。”
“我看他俩就是活该,干这种伤风败俗的事……”
这时,翠花的大儿子跑进来,问道:“两个男人也可以在一起吗?”
“去去去,小孩子别掺合大人的话题。”翠花摆摆手,把他赶出门去,却又突然他喊了一句:
“你要敢这样,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评论(12)

热度(16)